炸鸡君

A担N苏。竹马大法好好好!

©炸鸡君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绕路

二.

相叶抛了一个直线球。

 

没想到相叶直接向他抛了一个直线球。从小两人家就住得近便,父辈关系也好,也就理所当然地一直在一起。小时候的相叶容易腼腆害羞还略迟钝,二宫觉得相叶被捉弄还傻呵呵的很有趣,可还就渐渐激起了二宫的保护欲,帮他出头,喜欢相叶黑瞳里写满闪亮亮的崇拜。

 

十来岁时二宫玩闹过头相叶第一次强硬地把他按在身下主动吻他。

 

二宫睁大眼睛呆呆望着相叶闭起眼来那长长的睫毛扫着自己的脸庞,还像小猫爪子挠着自己的心窝。但是之后相叶就开始单方面回避他。

 

平时还是照常玩在一起,可分明就是有什么开始变了。

 

高中相叶跟初恋女友分手后哭着跟二宫喝酒讨安慰却不知怎的滚床单滚到了一起。第二天醒来尽管二宫觉得身体很痛可心里还是高兴的,只是看着相叶欲哭无泪的表情,仍是强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拍着相叶肩说没关系我们还是朋友。

 

朋友会上床吗。

 

二十出头两人都在千叶上大学只是不同专业。相叶偶尔会去找二宫ml,像是一边抱怨着又和加奈分手了一边把二宫的短裤剥下来,亲吻他的锁骨,抚摸他白净的大腿,然后扶着他的细腰从后方温柔进入。二宫从没想过问相叶我们这段关系到底是什么。既然相叶还未准备给这段关系下一个定义那二宫也只是一切由着他了。

 

二宫只是无法拒绝相叶。

 

别扭的恐怕不是自己而是相叶。相叶看着温柔开朗好相处,可其实充满犹豫和隐忍,和狮子一般的强势。这种负面大概只有二宫见过。也许正是这种矛盾的一体感使得二宫对相叶愈演愈烈,欲罢不能。

 

二宫想着这样的まーくん只有我能看得到就很得意,欲擒故纵一般刺挠相叶,然后再被相叶轻松捉住抛到床上一番身体教育。乐此不疲。

 

 

这段关系的停止直到相叶传简讯告诉他我要订婚了。

 

二宫竟然不觉得意外,甚至还舒了一口气。他扮演着朋友角色,一如既往地回复恭喜。尔后握着手机愣了好久后才面无表情的关掉手机,收拾东西,通知老妈他要去东京了。之前他收到了来自东京A大大学院美术专业的通知书。只是他很犹豫去不去。因为相叶会留在千叶。

 

二宫觉得既然相叶有所表态,那他就有必要为两人奇怪的关系做出决断。

 

虽然心还是会痛的。不过忍忍就好了。

 

 

之后就是相叶把店留给裕介同样来到东京,搬到二宫租住的公寓的旁边,一脸若无其事的说ニノ好久不见。搞得一副新故事从这里开始的主人公模式。而等自己反应过来居然没出息地立马瞅他手指上是不是带着戒指。

 

真火大。

 

什么嘛。这人。

 

 

【ずるいよ、相葉さん。ずるいよ。】二宫猫背望着画,过了好一会儿才声音颤抖的开口。时间久到相叶以为他连火车都懒得跑,声音小道会被屋里凝滞的空气忽略。

 

相叶一瞬间清醒过来。突然意识到面前这人是不是在向自己撒娇。明明满腹委屈心酸也不想再进一步有所表示。夕阳的余晖泄满整个屋子。正是二宫最欢喜的暖色系。

 

相叶朝在椅子上缩成一团的二宫走去,在他面前蹲下来。相叶扳正二宫的头,一双漂亮的,带着水意的琥珀色眼眸正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相叶叹气,轻轻地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ごめんね、かず。好きだよ。】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