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鸡君

A担N苏。竹马大法好好好!

©炸鸡君
Powered by LOFTER

【相二】绕路

一.

进了黄昏二宫也没有理会,仍然只专注于就着窗外透进来的自然光线在画纸上涂刷。可恶啊都怪相叶那笨蛋缠他粘他烦他让他没有空闲和心情去倒腾工作直到拖到最后一周才急忙赶工。

 

全K尺寸乡村风景画。还好只是临摹相片。

 

二宫忍了忍想踹开一旁从相叶家搬来的摇摇椅的冲动。二宫就职于某设计公司,自由度蛮高,主要负责画画接活。上司是意大利人,浪漫固执,一脑袋怪想法,日语说得可滚瓜烂熟。大概最近时常在和他那娇美的太太闹矛盾而让他总是没由来的发脾气挑错。这年头干啥都不好混。二宫不免叹叹气。

 

稍稍有些出神使这一笔没个轻重,水分有点多,颜料水将要滑落。

 

“呜哇……”二宫正急着掏纸巾救场。就在这时,“叩叩叩叩……”敲门声很不着调的响起,二宫直觉敢这么大力敲门的只有某笨蛋了。

 

“等等!”二宫手忙脚乱。

 

大约3min后,开门后扑面而来的穿堂风还夹杂着熏熏的酒气。果然是相叶。二宫撇撇嘴。

 

“嗨。”相叶脸有点红,杏眼弯弯,眼神流连于二宫身上。

“嗨你个头。”二宫假装搔搔头,偏移了目光想把门关上,而相叶迅速伸出脚挡住。 

“回去。”二宫皱眉。

“才不要~”相叶要命的耍赖皮。

 

僵持了一阵二宫率先放弃,慢吞吞踱步到画架前继续奋战。相叶笑了笑带上门后,十分自觉地走到橱柜前拿起擅自放在二宫家的杯子,给自己冲了一杯速溶黑咖啡。

 

诶等等,这跟我家的不是一样的吗。うわ、果然好喝。ニノ你终于换掉之前的了吗。好开心啊。

 

相叶倚在高脚凳上施施然跟二宫有一搭没一搭聊着。背后存在着一个名叫相叶的家伙。这种感觉十分强烈。二宫即使背对着相叶也能感受到来自于相叶挂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你啊,你就不能做点有用的事情吗。”二宫耳根微红,相叶却非常无辜的摊手表示谁让我们认真的二宫君这么可爱呢。

 

“平时也很可爱好吧。”二宫腹诽,不过他并没有说出口。耳边嗡嗡的都是相叶啰里吧嗦的鬼话。他清楚他现在说不过这个醉鬼便乖乖闭嘴,也不白费力气跟他讨论好望角乘船要多久才能到达还是最爱哪个泰拳必杀招式还是昨天二宫耍赖赢下的三国志大战太狡猾。

 

嘛,狡猾不过就是胜负的关键时刻很不小心坐到相叶腿间的jr上而已。

 

很不小心。

 

 

“呐ニノ、快承认喜欢我吧。”

 

二宫一怔。这人啊,老喜欢在无意中说些不得了的话。

 

半晌二宫才辩称相叶氏你的发散思维太强大了我才没喜欢你。语毕空气诡异到不行。二宫有点心虚,偏偏头发现相叶正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

 

一旁的咖啡缓缓地冒着热汽。

 

 


评论
热度(23)